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逸真】那个男孩
  
“谢谢”接过白庭君递过来的热水的羽还真轻声说道。
  “你和风天逸怎么了。”
  
“你怎么知道的。我,表现这么明显吗?”羽还真略显慌张,有点手足无措,想要喝一口水却差点被烫到。

“你呀,还是和大学一样,什么都写在脸上。心情不好却不找风天逸,肯定与他有关。又不去找雪飞霜,到我这里来说明你怕了,你不敢。另外还有一件事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白庭君欲言又止,看着羽还真澄澈的双眼,他不想让这个消息将他的眼眸失去光彩。但他也不想让他一直蒙在鼓里。

“我公司旗下的娱记最近去风天逸的拍戏片场采访,拍到了风天逸和一个女人貌似是他的经纪人叫易茯苓,走得很近,近得有点……”几番心理挣扎之后,白庭君还是决定告诉他。

“就这件事?呵,我已经知道了,他们,在一起了……”羽还真却是自嘲的说道。这也让白庭君明白了羽还真如此颓丧的缘由,同时,羽还真的语气也让他恐惧,他感觉那个大学时神采飞扬给他展示机器人的还真可能会消失了。

“等等,你说是你家娱记拍到的?!”羽还真后知后觉的惊讶打断了白庭君的追忆。

“嗯,我把这个新闻压下来了,毕竟,关乎到你,我不想你恨我……还真,其实,我还爱你,我一直在等你……”白庭君还是决定把心里的话说出来,他虽然觉得现在说有点趁人之危,但是他总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看着隔着热气的还真的脸,朦胧得仿佛快要消散。

羽还真没有急着回答,双手捧着热水,轻轻吹了吹,抿了一小口,仿佛下了多大的决心似的开了口:“对不起,庭君,我心里还有他。你可不可以帮我个忙。”羽还真看着白庭君的眼睛,一本正经得让白庭君有点慌张“既然你家娱记拍得到,那别人家的肯定也拍到了。没有公布出来肯定是想收集多点照片然后搞个大新闻。我不能看着他身败名裂,走下神坛,他会受不了。趁他们还没有公布,我需要你帮我。用君霆的名义,将'风天逸的伴侣——羽还真出轨'的新闻公之于众。”

羽还真的话让白庭君震惊,但是羽还真冷静坚决的语气又让他知道这不是在开玩笑:“还真,你何必呢。是他负了你,你不必为他做到这般地步。”白庭君依然劝说着他,希望他回心转意,不要再起这般牺牲自己的念头。“你还有我,还有你姐姐,对了,还有你即将出生的侄女或是侄子。”
 
羽还真垂下眼睑,捏紧了手中的杯子,依旧坚定的说道:“帮我跟姐姐说对不起,还真辜负了她的照顾与疼爱,让她保重自己。我对风天逸的爱已经刻入骨髓,纵使我已经成为了他衣服上的一粒饭捻子,我也希望他在抱着他的红玫瑰的时候可以想到我曾赠予他的白月光。这是我最后可以为他做的事,就当是我送他的三周年礼物吧。至此,我与他往日情分一笔勾销,此生也不会再相纠缠。人说爱愈深,恨愈切,但我冷静下来了竟没有了丝毫的痛处。原来只要看开了,不去想,就不会痛了。庭君,你会理解我的吧,你会帮我吗?”

白庭君听完羽还真这段话愈发心酸,曾经不懂人间情爱纠葛的羽还真如今有了这般的感悟,他却也不信他已经放下了,就像是缺了角的纸片,缺了终究是缺了,就算不看它,也补不回来了。但是这是羽还真生平第一次如此恳切的请求,他又怎么能拒绝。

得到了白庭君肯定的回答,羽还真喝了一口水,轻声说道:“麻烦了,庭君。我答应你,事情一报道出来,我就立刻出国散心。把那些多事的媒体,疯狂的粉丝甩在一边,不理不看。”

白庭君叹了口气:“如此,便好。”

作者有话说:终于考完了,自己挖的坑,含着泪都要填完。目前BE和HE都想到了。如果考得好就都写出来,考得不好嘛,就甩飞刀了。独忧桑不如共忧桑(什么鬼心态)(๑`^´๑)

评论

热度(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