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秦方】偶人(中)

为什么,为什么,究竟是哪里出了问题,凶手,到底是谁?!秦明在反复的思索陷入梦境。
这是,哪里?我,难道不是在家里吗。那个女人,不是这次案件的受害人?她身旁的那个男人是谁,是谁。看不清他的脸,他是谁。只有白茫茫的一切。不,现在有红色了,血红色。滚烫的血液溅洒在墙上,开出妖冶的花,他杀了她。

“这个男人就是凶手”这是谁的声音,仿佛从天边传来,好熟悉,太熟悉了。

“他为什么要杀了她,他不是爱
她吗?爱呀,总是伴随着痴狂。当爱得不到回报的时候,爱愈深,恨愈切。恨不得千刀万剐,恨到杀之而后快。”那个声音继续说道。

“你是说她的未婚夫,不可能,他的DNA与被害人指缝中的肉沫的DNA不匹配。”

“如果说,他换过血呢。准确的说,造血干细胞。”

秦明从未想过还有这种可能,他看着迷雾中那个男人的脸愈来愈清晰,他看见凶手回过头,对着他诡异一笑,就是他,她的未婚夫。他憎恶自己不忠的未婚妻,憎恶自己头顶的绿草原,他憎恶她的一切,甚至她的呼吸。现在,她没有呼吸了。她不完整了,一块一块的,变成了他不再憎恶的样子。曾经修长的手指,一根一根折断,指骨耸拉着,他将肉块,一块一块放进坛子里,封存,沉入水底。他满意的扬长而去,那个该死的女人,再不会出现在他的生活里。

秦明感到案件瞬间明朗,也感到愕然。他分不清这是真相还是他内心的潜意识。
“你是?”他在问那个人,也是在问自己。
眼前突然出现一个男孩,回过来,轻声说到:“方木。”

旦日,秦明梦醒,按照昨晚的推测,查找了被害人未婚夫的病历资料,真相,大白。

~~~~~~~~~~~~~~~~~~~~~~~~
林涛:“老秦,可以的呀,你是怎么想到他移植造血干细胞改变DNA的。”

秦明淡淡地回答到:“一个人,他告诉我的”

大宝:“谁谁谁,男的女的”我仿佛嗅到了奸情的味道。

秦明:“他说,他叫方木。”

大宝:“方木?!不可能,老秦,你做梦吧,方木在零几年绿藤市城市之光案件中就已经死了。”

秦明心头一惊,他确信自己之前没有见过方木,但是昨天的梦那么真实。还是说这一切其实都是他的潜意识。他可能在之前看过方木这个名字,所以他在梦中下意识的出现了。秦明上网搜索了方木的照片,没错了,就是他。虽说网上的照片都是他破案立功时的纪念照,但是眉眼之间依稀可以辨认出是他梦中那个青春的少年。只是他又怎么会知道方木大学时期长什么样子。本来与他从未有过交集的人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梦里。最近不能解释的事情太多,让他甚至感到一丝惊悚。

秦明不知道自己怎样回到家里的,他觉得自己一路都是浑浑噩噩的,连大宝戏说他春天来了都没有怼回去,连带着林涛和大宝一起懵逼。他抬头看到了那个人偶,突然想起了那天古董店老板说的那句话:“我知道你需要什么。”那时候他还在偷偷想,我现在需要找到凶手,你还能把凶手绑到我面前。秦明的心绪愈来愈乱,理不清道不明。不可能,秦明秉承着不信鬼神,相信科学的原则。在心头莫念几句:相信科学,相信科学。便也不再多想,只当是心理层面的疑惑,也不必解决。

碎碎念:|•ω•`)我又错了,本来准备完结,结果一时没收住。我发四,绝对不会有第四章了!!!

评论(6)

热度(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