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秦方】偶人(下)

     面对着暴怒的池子,秦明心想:对不起,大宝,没能救你出来。对不起林涛,大宝靠你了。砰,子弹出膛的声音窜入秦明的耳涡,他闭上了眼,逃?往哪里逃?等了许久,却没有等到子弹穿破血肉之躯的痛感。秦明睁开双眼,却看到自己面前一个陌生又熟悉的背影。他倒在他的身旁,秦明这才看清他的脸。借着月光,他认出了他——方木!这让秦明更难琢磨,他确信方木已经死了十年,但是,现在这面前的人又是谁?他捂着腹部的伤口,秦明知道,那里有一枚子弹。可是,却没有一丝血。

“秦明,这是最后一次了”那人说

秦明一脸茫然,什么最后一次。然后,他亲眼看着方木如玻璃般碎裂,消散。秦明分不清自己现在是在梦境还是现实,最近发生的事情让他动摇了自己的相信科学的心。待到林涛赶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精神崩溃,自说自语的池子,跪在地上一脸茫然的秦明和水缸里生命垂危的大宝。

林涛救出大宝之后本来想问秦明去不去医院一起照顾大宝,却看着秦明一脸恍惚的模样,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还是选择将秦明送回了家。

秦明一路上一直在想刚才的事情,如果说是幻觉,那么刚才的子弹为什么没有打在他身上。根据刚才勘察现场的同事说,那把枪确实有射出的痕迹。并且也幸好那把枪只有一发子弹。他们都以为是秦明躲过了,纷纷表示秦科长福大命大,只有秦明自己知道,因为他。

回到家的秦明突然想起了那个人偶,匆忙走进卧室,却发现人偶身上开了一道裂纹。当他碰到人偶的那一瞬,不属于他的记忆,涌入脑中。
~~~~~~~~~~~~~~~~~~~~~~
刘子固看着突然出现在身前倒下的那个人,突然感觉心空了一块。花月也趁着树妖发愣之际,将他制服。
他说:“子固,我已托人将阿绣的三魂找回,她不日便可苏醒。此生我张生爱惨了你,纵你心中有她,我也从未后悔。愿你二人白头偕老。”

刘子固看着怀中之人垂下的手,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是他哭了。傻瓜,我从遇见你开始,就已经爱上你了。只是这世俗 眼光,让我难以介怀。我俩皆为男子,相恋本是违背伦理纲常,我又怎敢轻言。我如此殷切寻找阿绣三魂,只因此事因我而生,我又怎能看她香消玉殒。只怪我放不下世俗眼光,若来生,我定与你爱过一场。
~~~~~~~~~~~~~~~~~~~~~~~~~~~~~~
唐山海静静看着“自己”被活埋。却不觉得泪水早已湿了双颊。不能出去,他告诉自己,切莫辜负了他一片苦心。
想起昨天他所做的一切,为他斟酒,与他送行,对他诉尽了衷肠,表尽了爱意。待他眩晕的前一刻对他说的那句我爱你。他醒来,便成了慕容沣。桌上的纸条是他留下的:只待世间太平,与君共享安康。然今君有此劫难,愿君珍重,今日起,山海已死,你是慕容家的公子,慕容沣。
被活埋的“唐山海”昂着头,一遍一遍唱着他曾经最爱唱给他的歌。若是他,也定会如此傲骨不屈。
~~~~~~~~~~~~~~~~~~~~~~~~~
人都说马家的公子马静安家破后性格大变,再不似往日的温和阳光,反倒在山寨里当了个土匪,狠绝果断。人不知,静安已死,那身躯中的人,叫张显宗。
张显宗始终记得顾司令东山再起攻至府门时,那个决绝的人。为他挡了一切,为他付出了一切。他知道马家家破是出自他的手,但他也确实无意让他双亲离世,纵是如此,他也愿为他,付出生命。他说过,一切都是命。
从此,世家再无马静安,他不愿自己这已利欲的灵魂玷污了曾经那个谦谦的君子。从此,时间多了一个陈七。曾与他许诺“洱海之东,七世相誓。”
~~~~~~~~~~~~~~~~~~~~~~~~~~
刘明睿还是倒下了,腹部的刀口止不住的流血。杰从剑中化形而出:“为什么,你为什么要收回力量?!”
那个人却只是轻声责备他:“杰,你骗我,你说过,你不会碎的。我发过誓,今生护你周全。我也许诺将你灵魂从器中解救,我食言了。记得,再找一个比我称职的主人。”
杰眼眶通红,他有多久没有尝过心痛的滋味了,他看着慢慢闭上眼的刘明睿,轻轻在他耳边说:“是的,我的主人。”

主人,我也食言了,我没有另寻他主。因为在我眼里,你是最好的……
~~~~~~~~~~~~~~~~~~~~~~~~~~~~
羽还真看着为他挡了白庭君一剑的风天逸,他是个罪人,不值得他这样做的。为什么,为什么。“今生是我负了你,又怎敢怪罪于你。”这是他最后一句话。

羽还真找到了骨生花:“让风天逸活过来,我愿付出任何代价。”
“为什么,你造出天空城,不就是为了毁了他么,怎么,悔了?”
“我是羽族人,羽族不能没有王”
“只有这样么。羽还真,你还没有看清你的心,又怎么将自己献祭,我恐怕爱莫能助。”
“等等,我,我爱他……”
“呵呵,这是实话,不过生死有命,纵是神,也不能逆天改命。不过,我可以让你在来生补偿今世的果”
“好,我答应你。”
“你不想听听我的条件么~你活不过三十岁,你每一世三十岁之后的生命都归我了哟~你可想清楚。”
“我羽还真唯一悔过的,就是信了白庭君,害死了天逸。他今世为我死一次,我便在来世还他,为他替命。”
~~~~~~~~~~~~~~~~~~~~~~~
秦明明白了一切。今世他来晚了,没有赶上他们的约定。方木却在他尚在少年时便已去世。所以,方木将自己的魂封在木偶中,等着他,护着他。

秦明看着眼前突然出现的古董店老板,他说:“我是来带走它的。它已经功德圆满,失了魂,该回去了。”
“他,还在吗。”毕竟他的魂魄就在他眼前散开,恐怕不能再进入轮回。
“方木强行封魂,本就虚弱,如今魂飞魄散,自是难以转世。”老板静静的答到。
他看着秦明,突然像是看到了自己。自己与扶苏,不也是如此。如此执念寻找,希望逆天改命。老板收起残破的木偶,静静说了一句:“传言浮生有桬椤,最善寻人,喜黄金,爱听世间故事。一杯浮生茶,品尽人生。”说完,转身离去。

碎碎念:(T▽T)要死啦要死啦,还有番外。我选择狗带,自己的脑洞,含着泪都要填完,感觉身体被掏空。

评论(7)

热度(5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