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秦方】偶人(番外)

“听说浮生的老板娘最善寻人”秦明看着对面的女子说道。
“过奖,你也不差,你是第一个找到这里的人。不过这种谣言是谁传的,切莫轻信。我这里只是一个小甜品店而已。”对面那女子面色毫无波澜,依旧淡淡的端起自己面前的茶轻饮。
“哑舍的老板说,你有办法,找回他。”
“甘罗那个老妖精,整天胡说八道。”那女子依旧不予理会。
“媳妇,你莫不是忘了咱才是妖精,而且论年龄……”旁边沙发上翘着腿看着肥皂剧吃着薯片的男子接收到媳妇的眼刀,默默闭了嘴。
“你想听听我的故事吗?”
~~~~~~~~~此处假装有故事~~~~~~~~~
“客人,愿意来杯浮生吗。”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可以找回他吗?”
女子仿佛没有听到男子的声音,自顾自端来一杯清茶“一杯浮生,品尽人生。他已经魂飞魄散,恐怕不能再轮回了。这一切都是他的命数。”
“是我欠他的,我愿以我一切,换他一生无虞。”秦明声调中带着悲伤,甚至乞求。他轻轻抿了一口浮生,嗯,真苦。
“呜呜呜,媳妇,帮帮他们伐,想想之前你寻尽世间为我时,555~”一个明显画风不对的哭腔完全破坏了现在悲伤的氛围。裟椤现在只想把这只孽龙丢出去,玛德制杖。
从敖炽的话语中听到了希望,眼前一亮“意思是,老板娘有办法?”
裟椤看着秦明的深情转化仿佛看到了当年寻找敖炽的自己,唉,罢了“我可以帮你,只是此生你们缘分已尽,我能做到的只是修补他的碎魂,让他进入轮回,至于来世你们能否相遇,我不能保证。”
“如此,便好。”秦明笑着
“此外,我要提醒你,想要什么就要付出什么,你确定吗。至于是什么,也许是你无关紧要的东西,也有可能是你最为重要之物,看我心情。”裟椤仿佛想到了什么好笑的事情,看着秦明。
“于我,他最为珍贵,其他,无所谓有无。”秦明注视裟椤的眼睛,认真的说道。
“很好,此外,浮生的规矩,甘罗跟你说了吧。”裟椤喝了一口已经凉掉的茶,嗯,还是热的好喝。不能浪费,于是默默倒进了旁边敖炽的嘴里。
秦明起身“黄金改日送至府上。”说完,便走出浮生,看着外面的阳光,仿佛看到了方木的笑,他也笑了,木木,你的魂是不是就在这里,真暖。
另一边,浮生,敖炽被猝不及防的浮生苦得眼泪纵横,果断吞了一个蛋糕才缓解了一点。他一脸委屈地看着“弑夫未遂”的裟椤,说“媳妇,你这样会失去本宝宝的。”
裟椤静静的看着一边又在犯病的抽风敖炽,一边内心吐槽你个几千岁的老头子还本宝宝,呸,一边说道:“干活了,你莫不是忘了,织魂可是你们龙族的技能。”
敖炽一脸懵逼,然后大喊一声:“秦明,回来,我反悔啦!”
裟椤淡定地拖住宛如脱缰的野狗想要奔出去的敖炽,淡淡地说了一句:“自己揽的活,含着泪都要搞定。我浮生的名声可不能被你这孽龙毁了。”
敖炽表示,生无可恋。承诺一时爽,干活火葬场。
~~~~~~~~~~~~~~~~~~~~~~~
裴尚轩看着自己身上挂着的“欢迎学弟学妹”的绶带,很是无语。做什么死非得和那群制杖打赌,搞得现在还得现在这里迎新,还得带着这制杖的带子。要是有怒气值的话,裴尚轩恐怕已经爆表了。他们还美其名曰什么让校草镇校,让学弟学妹们感受一下学长的颜值。让学弟们自愧不如,远离学妹,让学妹们对学长的颜值充满信心,死心塌地。以达到那群单身狗不可告人的目的。
不过确实,颜值在这里,纵使裴尚轩一直摆着个便秘脸,虽然妹子不敢搭讪,但还是有妹子路过时偷偷看一眼。
“你好,请问新生宿舍怎么走?”一个奶奶的男孩子的声音传入裴尚轩的耳朵。裴尚轩刚想看看是谁这么不长眼,没看他现在很不爽么。然后就看到了一个穿着白色短袖,小牛仔背心的可爱的男孩。裴尚轩莫名的感到自己的脸红了,心脏扑通扑通。就像一只可爱的草泥马在心头乱撞。
“我带你去。”裴尚轩说完帮男孩提起一部分行李,走在男孩前面。一边走,一边想,他给他一种好熟悉的感觉。他好可爱,好单纯不做作,好想撩他。
童小春一脸懵逼的看着前面热情过度的学长,其实,我只是想知道在哪里,不用这么麻烦的。不过我和他是不是在哪里见过,怎么莫名眼熟,难道是,在梦里~在梦里见过你~呸什么鬼,童小春摇摇头,驱散脑中莫名响起的迷之BGM。静静的跟在裴尚轩身后。
“到了”裴尚轩停下,放下手中的东西,看着身后的少年。
少年说了一句谢谢学长,提起行李,准备上楼。
“等等,”裴尚轩看着男孩的背影,还是说出来了这句话“我好像在哪儿见过你”
听到这句话,心头一惊,慢慢转过身,看着裴尚轩,笑着说:“我也是”
听到这样的回答,裴尚轩也笑了,攻略小学弟第一步,套近乎get√。
旁边路过的同学看着眼中没有任何人,不说话,只注视着对方笑着,静静放着刺眼恩爱射线的两人,表示,辣!眼!睛!

这样的情景和对话以致于裴尚轩的损友们知道后纷纷表示裴尚轩辣鸡,八十年代搭讪套路都用出来了,而更不可思议的是,童小春居然上钩了?他们只想用一首歌表达自己的心情:该配合你你演出的我尽力在表演~

一切都是命数,纵是重来几世,他们的缘分依然还在延续。命格相锁。

~~~~~~~~~~~~~~~~~~~~~~~
“媳妇,你到底拿走了秦明什么呀,宝宝超好奇的耶~”孽龙对着裟椤撒娇简直信手拈来,现在正在打滚ing。
裟椤还是一脸淡定地说:“智商。”
敖炽丝毫不厚道的笑出了声,hhhhh,智商。

偶人end

特别鸣谢:《哑舍》(玄色)老板(甘罗)
                  《浮生物语》(裟椤双树)老板娘裟椤和孽龙敖炽。
  友情客串。

碎碎念:☃️❀.*・゚填完这个脑洞的我,感觉自己萌萌哒。然而还有一个脑洞,感觉身体被掏空。

最后是一个与《偶人》没有任何关系的一个莫名奇妙的逸真小剧场(关于称呼)

风天逸:以后不许再叫我陛下

羽还真:为什么。陛下

风天逸:我是上面的。

羽还真一脸懵逼。

陛下,必下。

羽还真:主上,请不要这样。

风天逸:我爱你,你听见了吗,你若不是瞎子的话你早就该看出来了吧。

羽还真:exo?我把你当主上,你居然想上我?!

风天逸:分明是你先邀请我的。

羽还真(黑人懵逼脸Σ( ° △ °|||)︴)

风天逸:人族有句话“男主外,女主内。”是你叫我主上的。

羽还真!!!∑(°Д°ノ)ノ:听起来好有道理我竟无言以对。

评论(15)

热度(4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