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秦方】不能说的秘密(下)

|•ω•`)不要问我镇楼图是什么。张·地主家的傻儿子·前妖艳贱货·傲娇小公举·若昀。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孩,他叫方木。我们第一次见面是在老街的图书馆,后来,我们经常见面的地方也是老街图书馆。我们总是在那张唯一的木桌旁坐着,我喜欢现磨的咖啡,他喜欢西湖的龙井。他戏说我崇洋媚外,我嫌弃他老气横秋。有时,案子没有头绪的时候,我会找他,他总是可以给我新的见解。对了,他是犯罪心理学的高材生,擅长心理画像。其实在遇到他之前,我对画像是反感的。我相信证据,相信尸体告诉我的一切。而心理画像不过是毫无证据的主观臆测,凭空猜想。然后他用他的方式,狠狠给了我一个耳光。每一种破案方式都有自己的理由。而林涛和大宝,每次都可以看到前一晚还毫无进展的案子,第二天下午我竟然就可以找到犯罪嫌疑人。当然,他们问了我怎么回事,我也告诉了他们。他们撺掇着我把他带去,刚好周六晚上有一个警察局的聚会。我思量了一下这个建议,我其实不大喜欢那样的场合,不过想想他们每次在后面偷偷议论我什么万年光棍,注定孤独什么的。我决定让那些无知的凡人看看我亲爱的木木,我家木木,天下最萌。虽然,我还没有告白,我真的不是怂!我们都是聪明人,不需要过多的语言来表露自己。第二天上午我邀请了他,他也同意了。周六上午,我们照例在图书馆碰面,那也是我们一起待的最久的一天。我们一起在图书馆看书,其实是他在看书,我在看他。他感觉很敏锐,会感觉到我的目光,所以我会在他即将抬头的时候马上假装看书,真幼稚,但很有趣。下午,我邀请他到我家去,我送给他我为他做的西装,意外的合身。我还高冷的说了一句:“不愧是我做的,真帅。”其实我的内心os:好可爱,好帅,我的木。好吧,我就是闷骚,有意见?晚上,我们一起去了聚会,我们都不是很喜欢这样的场合,所以没待多久,我就提议去河边散步,他也同意了。在河风月光下,我告了白,路灯下他红到耳朵的脸颊,真可爱。我们牵着手,走了很久。可我未曾想过,这是最后一次见到他。我四处找他,可是他仿佛人间蒸发,消失得无影无踪。我问过林涛,是否在出警的时候看到过他,就是那个聚会的时候和我坐在一起的男孩,但林涛居然一脸迷茫的问我,你不是一个人吗?那么大一个人,他居然没有看见?!我接着说,就是之前在案发现场天台边和我说话的那个人。林涛却说那时只有我一个人,他以为我在自言自语。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难道只是梦吗?
~~~~~~~~~~~~~~~~~~~~~~~~~~~~~~
我喜欢上了一个男人,他叫秦明。我们在老街的图书馆第一次相见。我们喜欢在图书馆的木桌旁一起看书。那个笨蛋以为我不知道他在看我吗?真傻,看了老半天的书一页都没翻。送我西装还说那么自恋的话,真像一个孩子。和他在一起的日子真的很快乐。只是,每当我看到图书馆挂着的日历的时候,我便会意识到,我们之间,相差了二十年。那时,我来到老街图书馆,在一本书里发现了夹层。那里面是一张纸,上面写着两首诗,第一首标注着一句话:流逝的时间在字里行间,第二首标注着:回来的谜底隐藏其中。这意思是可以穿越?本着相信科学的理念,我作死的试了一下,结果,就到了这里,遇见了他。他是我见到的第一个人,所以只有他可以看到我。后来渐渐的,爱情突如其来,没有预兆,他就像是病毒,入侵了我的心。后来,我会和他约定好,计算好时间,在老街图书馆等他。等到他过来拍我的肩膀,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他。后来,那个晚上,他对我表白了,我很高兴,但是我不能接受。因为我知道,再有一个星期,老街图书馆就要拆了。整个老街都要拆了,有人看上了那块地,打算打造一个商业街。那时之后,我们再也不能见面了。是时候断了,免得离去后徒增悲哀。这第一次牵手,也是最后一次牵手。再见,秦明。
~~~~~~~~~~~~~~~~~~~~~~~~
我不相信那些共度的日子都是假的。对了,他提过,他在绿藤公安局有一个兄弟,叫邰伟。我开车飞驰到绿藤,表明身份,说明来意。而接待员居然说没有方木这个人,怎么可能。这时候,有个人进来了,他告诉我他叫邰伟。邰队,不对,应该是邰局了。我还在纳闷为什么一个人可以升的这么快。他带我进了一个办公室,拿出一个档案袋,上面有一个熟悉的名字,方木。方木,十五年前城市之光案件中牺牲。十五年前,他就死了?!我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对面的人接着说:他曾经告诉我,他在老街图书馆找到了两首诗,然后他到了二十年之后,喜欢上了一个人,他叫秦明。那时候我嘲笑他妄想症,之后他也没有再提起过,只是在一人的时候,会画着他。他在翻出几张画像,我认出来了,那些画像,画的都是我,全都是我。邰伟在我面前哭了,一个五十多岁的局长像一个孩子痛哭着,他说,木木,我该相信你的,我该相信你的。可是,现在,我该相信谁。所有的证据都表明,他是二十年前的人,我不得不相信。包括,不能看见他的林涛大宝,包括所有痕迹都消失的他。我突然想起他曾给我念过的两首诗,那两首诗很奇怪,至少我从来没有听过,却仿佛有一种魔力。他还告诉过我,不要在老街图书馆念。我问他为什么,他说,图书馆要安静,你念出来,会被人骂的。现在想想,难道,就是那两首?!我突然想起,今天老街就会被拆迁。所以,这难道就是他不再见我的原因。是了,以他的性格,再知道我对他的心意之后,又知道我们之间没有结局,定会选择当断则断,独自承受。我惊慌地跑出去,驱车到老街,拆迁队已经就绪,老街已经被封锁。我穿过警戒线,偷偷摸到老街图书馆。我知道有一个隐蔽的后门。快了,重锤快过来了,我加快了念那首诗的速度。等等,再等等,我马上就可以看到木木了。在重锤砸到我的前一瞬,我成功了。
~~~~~~~~~~~~~~~~~~~
方木照例在图书馆看书,坐在木桌旁,今天的阳光真好。方木抬起头,望向门口,看见一个穿着西装,有些狼狈的陌生人走进来,那人走到他的面前,对他伸出一只手,笑着说:“你好,我叫秦明。”

(-ι_- )虽然考得不好((இωஇ )好气哟)可是坑还是要填的。(°ー°〃)难道不该给我颁个大帅比奖嘛?!

评论(11)

热度(4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