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逸真】那个男孩(3)

(๑•ี_เ•ี๑)久违的这篇,我终于开始更了。我是挖坑必填的帅比~撒一盆狗血,祭奠我逝去的数学英语。(つд⊂)

风天逸起来的时候,已经是晌午。他侧身看了一眼床头的钟,才发现已经这么晚了。他揉着头发,习惯性地喊了一句:“还真,今天怎么不叫我。”喊完才发现,那人不在家中。易茯苓大概七八点钟的时候就走了,说是他待会下午要录的采访类节目还有一些事务需要处理,嘱咐他两点之前一定要到。他穿上睡衣,走到窗边,打开昨晚为掩饰而紧闭的窗帘,才发觉阳光刺眼。他缓了好久,才适应这夏日晌午的日光。蹬上拖鞋,走到客厅的窗帘前,把帘子打开。下意识往下望时,他突然看到了一个蛋糕,一个被遗弃在沙发后面的蛋糕,上面歪歪扭扭写着“羽♡逸”。他心头一惊,突然想到昨天是他们三周年的结婚纪念日。他突然有了一个很耸人的猜测,昨天,羽还真没有去出差,他躲在沙发后面,想要给他一个惊喜。然后,他看到了什么?风天逸不敢往下想。他拨打了羽还真的电话,关机。他急匆匆穿上衣服,羽还真朋友很少,他能想到的羽还真会去的地方只有一个——雪飞霜家。当他走下楼的时候。却看到一群媒体堵在门口,他顿时楞住了。被涌上来的媒体的风天逸,从他们的只言片语中拼凑出了重点“君霆昨天爆料,羽还真出轨。”风天逸更加不知所措,他知道白庭君喜欢羽还真,从大学就喜欢了。以他痴情的性格,他不会因为羽还真拒绝他就爆出这样的新闻,反而会护着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易茯苓一来就看到这样的情景,刚才她在路上已经了解到了事情的起因,真是天助我也,她如是想到。踩着高跟鞋,穿过媒体,走到风天逸旁,对媒体们说:“风天逸还不知道这件事,大家都知道风天逸对羽还真的爱之深,刚刚知道这件事可能会接受不了,希望大家理解。天逸等会还有采访节目,请大家让一让,谢谢。”

风天逸任由易茯苓拖着他进了保姆车。车开离小区门口,他终于开口了:“他知道我们的事了,白庭君是他朋友,他是为了保护我,才会……才会……这样的……”易茯苓在驾驶座看着失魂落魄的风天逸娇笑着:“那又怎样,羽还真那个蠢货喜欢做一个痴情种,那我们就应该好好利用这样的舆论。这样,我们不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在一起了,你不想么,天逸~”

风天逸听着易茯苓绝情的话语,他不知道,他不知道,到底该怎么做。他一直以为他们之间的感情早已在三年的平淡中消磨殆尽,可是刚才,在他发现自己可能会失去羽还真的时候,他没有摆脱的愉悦轻松,而是感觉心很空,很痛。

易茯苓从后视镜看着风天逸这样的状态,她便知道了风天逸想些什么。风天逸下不了手,那就她来。等到把所有的锅都甩给羽还真,把他推到舆论的风间浪头,就可以把风天逸塑造成一个痴情成伤的好男人,而自己,就是在风天逸神伤之际陪他度过的天使。等到那时,就算风天逸想要挽回,就算羽还真同意。他的迷妹们不会同意,雪飞霜不会同意,公司也不会同意。除非风天逸愿意跌落神坛,抛弃荣耀,做一个始乱终弃的禽兽。等到那时,一切挽回都晚了,一切尽在她的掌握之中。

_(:3 」∠)_ -••*'``*:.。. .。嘤嘤嘤,开坑一时爽,填坑火葬场。茯苓饼要搞事情了,狗血撒起来。预计还有一篇正文一篇番外就完。我会克制自己的洪荒之力的|ω•`)

评论(12)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