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逸真】那个男孩(4)

( • ̀ω•́ )✧恭喜我成功解锁不用图片的发文方式,虽然这代表泥萌看不到张若昀的表情包~

我跟着易茯苓走到访谈节目录制地点,但我的心一直如一团乱麻。好几次走神导致对方提问我竟愣神没有回答。也幸好这是录播,我想着。对方应该也看出我的心神不宁,主动要求下次再录,毕竟发生了这样的事,相信粉丝观众们也可以理解。我也同意了对方的建议,因为我确实也需要时间来平复,来思考。我对羽还真到底是怎样的感情。我肯定我曾经是爱过他的。可是也许是我们之间的生活太过平淡。我总是在赶通告,而他总是在做研究。很多时候我们的时间竟会恰好的岔开,后来我们就像是生活在同一屋檐下的陌生人。很多时候我半夜回家,他已经睡去。而次日我醒来,旁边的人已不在。他经常会给我留下一张卡片提醒我吃早餐,而早餐就待在微波炉里。我们相聚的时间其实并不多。但是他总是很期待那为数不多的时光。我是从什么时候开始不期待的呢?我也忘了。或许是第几百次回家面对空荡的房间,也或许是第几十次在相聚时被迫陪他看无聊的言情电影。也许正是因为这样平淡,所以当易茯苓这一块石子扔进我的心湖时,才会泛起如此大的波澜。可是我从未想过这块石子,会搅起海啸。当我发现我即将失去他的时候,我竟是痛苦的。当易茯苓用风天逸工作室的名义发布“将会起诉羽还真,完成风天逸与羽还真离婚手续”的消息时,我是愤怒的。她没有告诉过我,我不想这样的。他为了保护我的尊严,已经把自己的尊严丢掉了,我又怎么可以再得寸进尺,往他的尊严上踩上几脚。但是易茯苓的话竟也让我无法反驳。她说,你有本事公之于众,告诉大家,出轨的是你风天逸,你敢吗?她说对了,我不敢。我不能忍受从云端跌落泥潭,对不起,还真。可是我想要找到你,亲自向你说声对不起,我知道你会在雪飞霜那里,可是我不敢,我没有脸面再见你。对不起,还真。
~~~~~~~~~~~~~~~~~~~~~~~~~~~~~~~~~~
消息公布之后,白庭君问过我很多次,后悔吗。我始终就是那一句话,我从无悔。我也知道,这件事会让很多人愤恨我,但有人会为我难过,一个是白庭君,一个是姐姐。所以当姐姐打电话到白庭君这里,知道了真相之后,我选择了面对她。其实,姐姐打我这一巴掌,我并没有感到意外。可是,姐姐,你不要难过。我告诉姐姐,我马上就会坐飞机飞得远远的。我想去马来西亚,因为那里有小时候我和姐姐唯一一起在外国感受过的盛夏。不远不近,刚刚好。其实,看到风天逸工作室发布的那条消息我也不担心,我相信风天逸不会决绝至此,姐姐你也不用担心。我自己不是那个需要待在你羽翼下的小天真,我可以照顾好自己了。向从灵,也希望你可以照顾好姐姐,照顾好你们共同创造的生命。如果可以,我可以给她取个名字,向灵霜怎么样。庭君,谢谢你对我的照顾,我此生最对不起的人就是你。曾经,我的心里都是风天逸,现在我已经没有了心。希望你可以找到自己的幸福。再见了风天逸,再也不见了。
~~~~~~~~~~~~~~~~~~~~~~~~~~~~~~~~~~
我最后还是去了雪飞霜的家里,并且意料之中的挨了一顿揍。无所谓,只要你告诉我,还真在哪里。我想亲自对他说句对不起。我看着雪飞霜的嘲讽的笑,说,还真已经走了,飞得远远的,你永远也别想见到他了。走了?走了好,这样也不会受我牵连了。只是为什么下一刻,雪飞霜的表情就变了,她瞪大了眼睛看着电视里的新闻,嘴里喃喃地说着,不会的,不会的。我也顺着看了一下电视里插播的一条紧急新闻“飞往马来西亚的某一航班突然失联,所有乘客下落不明,正在努力寻找”。向从灵突然告诉我,那是还真的航班。我心头的弦断了,理智瞬间崩塌。我终于知道了我对羽还真的感情是怎样的了。我一直以为的没有了感情,原来才是最真的爱。他曾是我的白玫瑰,纯洁又深沉的爱情。后来,我的白玫瑰变成了我的白月光。我每天沐浴在白月光下,渐渐的开始麻痹,忽略了他的存在。然后,我遇到了红玫瑰,热烈的“爱”。一开始,我以为那是爱,可直到刚才我才发现,那只是一种新鲜感,一种罪恶的叛逆感。现在我的白月光没有的,世界一片黑暗,我才发现,我的白月光于我而言,那么重要。原来,名誉在爱人面前如此卑微狭隘。我想,我理解还真为我做的一切了。
~~~~~~~~~~~~~~~~~~~~~~~~~~~~~~
在羽还真出轨新闻发布次日,风天逸召开新闻发布会。众媒体皆以为风天逸将对羽还真的行为表示唾弃并且将追究其离婚过失。但是,风天逸的一番发言让众人震惊:“在这里,我将要澄清一件事情。羽还真没有出轨。出轨的是我,风天逸。而我的出轨对象,就是我的经纪人易茯苓。我们因为工作关系长时间相处,渐生情愫,然后开始婚外情。而现在我之所以在这里将这件事公之于众,是为了还羽还真的清白。我希望诸位在今日发布会以后,将昨日发布的抹黑羽还真的各种新闻全部撤回,否则我方将追究法律责任。另外,我也对我的行为深感歉意,对我的粉丝,对我和还真的家人,特别是对还真,虽然他,已经不在了……”风天逸,一个人前的帝王,在镜头面前,像一个孩子般啜泣着。
~~~~~~~~~~~~~~~~~~~~~~~~~~~~~~~~~~
易茯苓,你猜错了,我敢!




终于完了,撒的一手好狗血hhhhhhh,请自带避雷针。我发现第一人称可以省细节,所以~(つд⊂)(捂脸跑)正文过后还有一颗番外夹心糖。未完待续,不要期待_(:3 」∠)_ 如果大家觉得我对于感情的描写很low的话,也不能怪我,毕竟我是一只可爱的单  身   汪~|•ω•`)

评论(5)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