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逸真】那个男孩(番外)

(*ノ∀`*)说好的夹心小甜饼,脑洞巨大。是时候让你们看看我的套路了。

自我开完那个发布会之后,已过了半年。在这半年里,发生了很多事。我辞退了易茯苓,而她从我的世界里消失得无影无踪。我没有见她最后一面,但我始终记得被拦在门外的她冲我的怒吼挣扎,她的表情肯定很可怕。我在她的目光中远离她。听白庭君说,她被各类媒体骚扰的没有办法。网络上有一个月她都在热搜。从幼儿园到现在,所有事情,当然,自然是坏事,全部被扒了出来。所有人都在骂她,后来她没有办法,貌似出国了。而我,我没有想象中那么凄惨,有人指责我出轨,有人又同情我失吾所爱,褒贬参半。只是这一段时间,很清闲。在舆论过去之前,公司将我雪藏。而在这段清净的时光里,我唯一可以做的事就是怀念他。我做了我们曾经做过的事,看他爱看的电影,吃他爱吃的甜品。我也做了他曾一直想做却没有时间做的事情,去游乐园坐一次摩天轮,到这座城最美的山顶看最美的日出日落。在摩天轮到达最顶端,我会想象他在我的身旁,与我共赏这座夜城的星光与灯光。在山顶,我也会想象他在我身旁,与我共度这一天的终始。

或许是思念过度,我走在街上时,总会把被人错认成他,但是再次睁眼,那不是他。对呀,那不是他,他早就走了。我心里明白。可是,为什么我又看到了他,这一定是错觉。不!这不是错觉!因为从商店里走出的那个女人,他挽着的那个女人,是雪飞霜!还真,你还在。我握着咖啡杯的手在颤抖,滚烫的咖啡从杯中洒落,滴在手上,烫回了我的思绪。滴在桌上,开出了花。还真,你没死,真好。这一次,我定不会放开你。

我放下手中的咖啡杯,冲到他的面前,抱住了他。他出乎意料的没有把我推开,反倒是雪飞霜,反应激烈。无论她怎么打我,我都不会再放手了。可是还真的一句话,痛彻心扉。“风天逸,我们结束了。”不,我们不会结束的。但是我又能怎么办。我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离开。我想我大抵没有资格再对还真说句爱你。

我在家里一人想了很久,我企图忘记他还活着,把生活还原到曾经,但是我做不到。羽还真,已经成了风天逸内心深处扎根的执念。我想如果现在的风天逸没有资格说爱他,那我可以让未来的风天逸有这个资格。我开始日夜守候在雪飞霜的楼下。他们出门的时候会把我当作空气,不说话,也不看。我不在乎,因为至少现在的我,还没有资格。我需要一个契机。

守了两月有余,从冬天到春天,那个契机,出现了。向从灵出门为雪飞霜买临产需要的物品。雪飞霜的羊水却破了。羽还真不得不第二次跟我说了话“快帮我把姐姐送去医院。”就这样,我如愿以偿地得到了和他交流的机会。在雪飞霜的手术室外,我问他“我还可以爱你吗?”我知道羽还真是个心软的人。他说“其实你不必这样的。”他没有拒绝,这让我的内心雀跃。我知道,我还有机会的。我还可以再说爱他。

接下来的剧情如各种偶像剧剧情那样,我用尽浑身解数,追回他。终于在那个曾经悲伤的我们的纪念日——结婚四周年。他接受了我的邀请。我们一起到山顶,看了夕阳,看完夕阳看星星,本来以为会一路无言。在开车回家的路上,他说“结束吧,风天逸。我怕了你的浪漫,我怕了你对我的好。”这些恐惧来源于我,是我活该,但我放不下他,我向他保证我会用我的余生弥补他心中的裂痕。他终于还是松动了,毕竟他不是磐石。

我用接下来的一年来温暖他,而我们的感情,似乎也回到了原来。但只有我和他知道那个结不是这么容易解开的。纵使解开了,也不能恢复到曾经的模样。所以,我打算在五周年给他一个惊喜。

然而这个惊喜,最后变成了一个被搅乱的计划。罪魁就是我们亲爱的侄女,雪飞霜和向从灵的宝贝女儿,向灵霜。“还真,我要和从灵去过二人世界,拜托你照顾灵霜了。”我好气哟,你们要过二人世界有没有考虑过我们的五周年。可是我还是要保持围笑。没事我忍,她在屋里到处乱跑,打碎了我叔叔之前给我送来的花瓶;没事我忍,她在吃饭的时候把饭弄得到处都是;但是,她玩坏了还真两周年送我的机器人我就不能忍了!我提起她,做势要打她的娇嫩的小屁屁。谁知道这个小祖宗嗓门这么大,把午休的还真一下就吵醒了!然后我看着他笑了,真的好久没有看到他这么真实的笑过了。我当机立断,放下手里的祖宗,把我家笑得像个孩子的还真摁在墙上一顿乱亲。

后来,雪飞霜再也没有把向灵霜托给我们照顾。她说“我不想自己的女儿变成瞎子,她说你们辣眼睛。”切,谁稀罕。

又是一年,我们似乎都默契的把那件事忘了个干净,我们一起计划着明天六周年的纪念活动。
第二天我醒来的时候,旁边是凉的。还真应该起来做早饭了吧。我打开房门,就看见还真在对我笑。我也笑了。还真别闹了,快从墙上下来。笑着笑着,我哭了,原来这一切,都只是梦而已。黄粱即熟,梦已该醒,真快,原来今天已经是还真走了的第三年了。原来美好突然失去,如此悲哀。还真,让你等了三年,对不起。不对,你大概没有等我吧,但是,请你等等我,我马上来。
☆*☆*☆*☆*☆*☆*☆*☆*☆
前方高能预警,不想要三观崩塌请迅速撤离
☆*☆*☆*☆*☆*☆*☆*☆*☆
白庭君看着对面戴着墨镜的人叹了口气:你何必呢,让他一直那样过下去不好么,活在对你的愧疚之中,对你的怀念之中。
而对面的人,正是羽还真,他看着手中最新的报纸,笑了,报纸的头条赫然是“过气明星风天逸自杀身亡,或系出轨门舆论压力?!”他抬起头,望着白庭君,眼神仿若从地狱归来的亡魂:“只这样怎么够,自知道他出轨,我为他设的局,不知他还满意?我不要他的愧疚,也不要他的怀念,我要他彻头彻尾的惨败,我要他的鲜血和他的命。这是我的执念,庭君你懂我的。”
白庭君又长叹一声,是呀我最懂你的执念。在大学时无意间看见你碾死了一只试图从你掌心逃离的蝴蝶起,我就知道了。但是我还是爱你,因为或许,我们是一样的。“只是还真,你为什么哭了呢?”
羽还真抹了抹,眼眶真的湿了,他笑得灿烂天真:“大概是喜极而泣吧。”
✿ฺ ♡ ✿ฺ ♡ ✿ฺ ♡ ✿ฺ ♡✿ฺ ♡✿ฺ ♡ ✿ฺ ♡ ✿ฺ ♡ ✿ฺ ♡
你们以为在下的套路就这样了吗,少年,你根本不懂什么是力量。
✿ฺ ♡ ✿ฺ ♡ ✿ฺ ♡ ✿ฺ ♡✿ฺ ♡✿ฺ ♡ ✿ฺ ♡ ✿ฺ ♡ ✿ฺ ♡
“卡”导演挥了挥手,“恭喜《离家的诱惑》成功杀青,感谢张若昀和陈若轩的精湛演技。也祝愿我们的电影,票房大卖!”
众人“收工了,领盒饭,领盒饭了啊。今晚杀青宴,大吃一斤。”


写完这个的我默默溜走(:3 」∠)_ 。后面两段是我晚自习被作业荼毒的时候莫名奇妙的脑洞。简直丧心病狂。大声告诉我,你们走过最长的路是什么!(•∀•)っ/凵

评论(10)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