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咸沣】少年,玩心吗(中)

慕容宸很郁闷,自己最喜欢的儿砸慕容沣都老大不小了还不娶妻。想当年,自己在他这年纪的时候都已经是三妻四妾,万花丛中了。明明没有强迫他联姻相亲之类,可是他就是连女色都不近。身为慕容沣尊敬的老爹,又怎么能不担心,万一是他那方面有点问题,那咱慕容家的江山将来交给谁,慕容宸开始方了。可能是慕容沣还没有尝过女人的滋味,所以才这样小心翼翼。人家家里的黄花大闺女自然是不能祸祸。咱是军阀,又不是地痞流氓,要有职业操守的好吗?!所以慕容宸就带慕容沣去了青楼。还亲自给他做了示范好吗。儿砸,看,要这样搂过来,然后这样摸晓得伐?你别光闭着眼呀,你又不旋转跳跃。快看你父亲我的精彩示范,是男人就别怂。结果那小子趁老父亲不在,居然跑了?!慕容宸内心是崩溃的。老脸都被这坑爹的儿子丢尽了。辣鸡儿砸,我想把他塞回去重新下。

慕容沣超级郁闷,罪魁祸首还是他亲爱的老父亲。由于他上次临阵脱逃,他的父亲非常不满意,不但扣了他的日常开销,还要再带他去一次。怎么说他都不听。那些青楼女子的香粉实在是辣鼻子呀。然鹅,这次他亲爱的尊敬的父亲给他下了最后通牒,必须给他找回上次的场子。他上次临阵脱逃,大家伙儿都说慕容四少那方面有问题。他的父亲很不服气,笑话,咱慕容家的男人,不说金枪不倒,怎么着也是一夜七次吧。慕容沣静静听着慕容宸给他洗脑,其实他一直想问他的父亲,咱真的是军阀么,怎么越来越流氓了……好吧,去就去吧,大不了给人一些钱,盖着棉被纯聊天,让她叫两声给隔壁偷听的老父亲听听。呵呵,不要问我怎么知道你会在隔壁偷听,慕容沣想。

慕容宸自然是知道慕容沣心里地那点小九九,知子莫若父,想这样蒙混过关,开玩笑,咱军阀霸爷的名头也不是瞎扯的。咱早就有两手准备。茶里面,早就被慕容宸放了合欢散,看儿砸哪里跑。儿砸,加油,秀出你的风采,慕容宸想。

张显宗漫无目的地在街上走着,找不到合适的心头血,他的心也快“过期”了。岳绮罗不知道跑哪儿去了,无心还在和他的亲亲月牙儿在海外逍遥自在。留他一个生命垂危的孤寡帅比在这里。突然,他看到了慕容沣,嘿就是他。张显宗看着慕容沣走进了某著名花楼,嗯,原来他好这口,张显宗想。看他的样子应该还是个体面的官,如果被他抓住了把柄,那他应该会答应给他心头血了吧,就这么定了。什么邪魅狂狷都见鬼去吧。张显宗尾随慕容沣进入了花楼,他看着和他同行的大概三四十岁左右的男人左拥右抱出来之后,他就知道里面就快不可描述了。他推开门,结果看到了慕容沣满脸通红,却拒绝了女人靠近他。以张显宗多么的经验,他自然看出来他被下药了。他把那个女人打发出去,看着陷入泥淖情难自禁的慕容沣,竟然觉得有些诱惑。

张显宗把慕容沣放在床上,坐在床边看着他。慕容沣虽说意识模糊,却也看到是个男人,也没有抵抗。他想着,小倌也比女子好吧,都是男人,也不算是节操不保。慕容沣催促着张显宗给他解决他的欲望,张显宗看着脸颊异样绯红的慕容沣,玩味一笑,手慢慢放在他的衣扣上,一颗一颗慢慢解开。一辆豪车

情动过后,慕容沣疲惫不堪。张显宗把手掌放在慕容沣的心口,说:"少年,玩心吗?"慕容沣只感觉脑中一团浆糊,根本就不知道张显宗在说着些什么,只是无意识的嗯了一声,表示赞同。得到了慕容沣的许可,张显宗笑了,这也算是 自愿 吧,可不算强迫。他拿出备好的纸心,放在慕容沣的胸口,纸心慢慢膨胀,变得愈发殷红。慕容沣感到心口绞痛,加之情事疲累,直接晕了过去。而张显宗也得到了自己的新崭崭的小心脏。张显宗看着晕过去的少年,不自觉的露出了笑容。真可爱,比我家里那几个姨太太强多了,没想到男子的滋味竟然这般奇妙。若我们有缘,我定不顾世俗娶你入门。然而,现在,我还是跑路吧。我可看到你那把枪了,可不是一般人得得到的。张显宗愉快的怂了,并且战略性 撤退 逃跑。小命要紧,张显宗想。

最近被作业荼毒得体无完肤,快放假了,放假期间的我基本和咸鱼一样,并不会更文,所以o(*////▽////*)q,我已经把你们的四十米长刀都销毁了,啦啦啦。写到后面已经放飞自我了,答应我,不要在意逻辑什么的。我还是你们的 宝宝 另外,就问你们车技好不好!

评论(9)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