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风流渊

圈地自萌ing

【咸沣】少年,玩心吗(下)

         慕容沣很崩溃,一觉醒来感觉身体被掏空。昨天那个小倌不知所踪,另外某个不可描述的地方简直痛到要shi,害得他走路都跟女孩似的踱步慢行。要是被我找到了那个该死的没有职业操守的小倌,我一定找十个八个彪形大汉让他雏菊变血菊。慕容少爷捂着腰艰难地回家之后就看到自己亲爱的父亲一脸,儿砸你可以哟的贱贱的表情,腰间的枪早已饥渴难耐。冷静,慕容沣告诉自己,虽然他贱了点,猥琐了点,坑比了点,狗逼了点,禽兽了点,他毕竟还是自己的父亲。好气哟,我倒了八辈子的血霉碰到这种父亲。慕容沣很郁闷。
         
慕容宸看着自己亲爱的儿砸捂着腰回来,感到很欣慰。虽然儿砸浑身散发出一股杀气,但是我是谁?慕容大帅耶,脸皮不厚怎么好意思说自己是军阀。你看看人家诸葛亮借荆州,有借无还,脸皮厚不厚?人家还不是历史上响当当的名人。这世道,脸皮厚度没超过长城的城墙的厚度的都不好意思称自己是名人。在这样尴尬的时刻,就应该强行岔开话题,节奏掌握在自己手里。于是乎,慕容宸果断把会见张显宗这个任务交给了自己的儿砸,美其名曰:锻炼。
        
然鹅慕容沣早已看穿一切,老爹他只是,懒 得 去。算了,也是时候见见这个张显宗了。

刚刚换好一颗新崭崭的心的张显宗很是愉悦。加之今天慕容家的人要来与他共商要事。如果顺利的话,那么他就可以当上大军阀,迎娶白富美,走上人生巅峰,想想还有点小激动呢。然鹅,人生如此奇妙。当张显宗看到慕容沣的时候,内心充满波动。不是冤家不聚头,一个大佬出墙来。张显宗仿佛看到了自己悲惨的未来。

慕容沣看到张显宗的时候很是惊讶,他认出了张显宗就是那个拦街凹造型的智障。还说了一句莫名其妙的话:“少年,玩心吗?”跟这样的人合作,恐怕吃枣药丸。为了守护爱与正义,为了维护世界的和平,我慕容沣,义不容辞。于是,慕容沣选择拒绝对方的合作请求。谁知道张显宗遣退了手下。慕容沣心头一惊,神经病发作会不会咬人,咬完会不会得狂犬病?!然后,慕容沣看着张显宗一点一点靠近,他正打算掏出枪,谁知张显宗果断的抱住他的大腿,一把鼻涕一把泪:“少帅呀。我错了。我不是银,我不该贪图你的美色,趁你被下了药,对你犯下了无法挽回的错误。”慕容沣一脸懵逼,等等,他的意思是,那个该死的小倌就是他?

慕容沣蹲下,挑起张显宗的下巴:“你的意思是,那天那个男人是你?”
张显宗有点懵逼,他莫不是没认出他来吧,完了,自作孽不可活,张显宗直想扇自己两耳光,叫你嘴贱:“是……可是,求少帅再给我一个机会。我想做个好人。”
慕容沣邪魅一笑:“少帅的机会可不是随便给的。”
张显宗连忙说到:“我愿为少帅当牛做马,我什么都可以做。”

~~~~~~~~~~~~~~~~~~~~~~~~~~~
很久之后,慕容沣被按在床上不可描述千百遍以后想起这段对话,质问张显宗:“你不是说你可以为我当牛做马,什么都做吗?”
张显宗一边动作一边笑到:“对呀,我这不是正在辛苦耕耘吗?再说,我不是什么都做了吗?”
慕容沣好气哟。

~~~~~~~~~~~~~~~~~~~~~~~
看到慕容沣和张显宗走得特近的时候,慕容宸感到很欣慰,希望慕容沣可以学到张显宗的一些皮毛,娶他个十房八方姨太太,壮大慕容家。想想老了之后妻妾成群,儿孙绕膝,还有点小激动。

后来,慕容宸知道他俩近到距离为负的时候,一开始是崩溃的。后来还是无奈接受了。算了,也就少了十个八个儿媳孙子。接受之后的慕容大帅,又怎么可能安分。当他知道慕容沣是被负的那个当时就不乐意了,我慕容家的男儿,怎么可以是受受。于是,老爹的助儿反攻计划火热进行,然鹅,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看看每天张显宗意气风发,慕容沣捂菊自叹息的样子,早已说明一切。


⁽⁽٩(๑˃̶͈̀ ᗨ ˂̶͈́)۶⁾⁾终于把坑填了,还有点小激动。(´∀`)♡

     
       

评论(2)

热度(36)